半温半凉

咕咕咕咕咕
Lof密码平均每半个月忘一次

海:Tom,问你一个问题
森:?
海:猫肉怎么炖比较好吃(不是

家里养了一条大金毛是怎么样的体验(*σ´∀`)σ最近沉迷海总哇,又萌又苏

最后一波手绘鱼,以后(试图)战板绘了。

【翻译|洛汤基】The King's Plaything ( 上)

△BDSM预警(接受不了的小伙伴就不要看了,别看完再跑过来打我
△Dom!Loki/ Sub!Tom

授权.....正在要TT这篇文是16年的了,不知道作者还在不在.....我,尽力吧(躺平。然后也是第一次搞翻译,因为实在觉得洛汤基这个坑好冷啊,又没有肉吃!就,试图自己动手投喂同胞们,英语真的不怎么样,大一水平,也没有校对u mmm肯定会有很多虫吧,不对的地方欢迎指出来; ;但不要骂太狠呜呜呜,剩下的部分会尽快赶出来(剩下的,真的,好羞耻!!我都不好意思翻了啊啊啊满地打滚)

上车走评论。

近期的摸鱼,今天的温如言拿到板子了吗?没有(...)

“我不是基德,也不認識那個小鬼,但我瞭解你”

我斗男友力怎麼這麼高這麼高(倒地


班委评分表

班委评分表__
黑羽快斗看着被摆在自己面前的白纸,那清晰的油墨味薰的他头昏脑涨,视线向周围扫了扫全班似乎都收到了这么一张纸。内山那老头又搞什么飞机?
他皱眉嚼着笔头,在把表格扫视一遍后用着要把纸划烂的力道在第一格写道:
班长:白马探。
一、你对他的评价是?
当然是差评。黑羽愤愤的拿笔写了几个字后,几秒后问题终于在脑中过滤后又怂怂的划掉。
就算不想承认,那家伙待人一向是温和彬彬有礼,似乎永远都没有变过的微笑沉着的应对各种棘手的问题,待在鲜血淋漓的犯罪现场的时候也好,在明朗教室里耐心的跟同学讲解问题也好,永远是温和的表情。
因为太明亮而不真实,因为看不懂,因为从来不会惹人不愉快,所以才会这样…讨厌。
答:性格不算太差。
二、他帮助过你什么?
帮助……
黑羽用笔杆敲着脑袋啪嗒啪嗒响。
然后他就想起来上次跨越几千英尺给自己打的越洋电话。
“黑羽君,在被我抓到前,不要输给任何人。”
真是莫名其妙的家伙,要是被他那个总督老爸知道他给国际通缉犯怪盗kid打电话提供情报,一定会气的打他屁股吧。
黑羽快斗想着想着噗嗤一下笑出来,被旁边青子白了一眼后悻悻的拿起笔。
答:帮我作弊算不算?
三、你跟他相处的融洽吗?
真是废话,在江古田上学的都知道他黑羽快斗和白马探不融洽的不只是名字。
但是……真的是这样吗。
夜晚的白色狂徒伫立高处,他是他最最衷心的追随者。怪盗抛给他的宝石还带有温度,他的瞳仁里除了黑夜便全是他的影子。
然而这一切疯狂在白天又被会全部匿去,黑羽快斗依旧是活泼跳脱喜欢变魔术的蓝眼睛少年,白马探永远语气温和笑容儒雅。仿佛每个交手的夜晚都是场盛大的梦,醒来后谁都对此只字不提。那是属于他们的秘密,两个人的世界,不可言喻的默契。
答:唔…好像…还可以吧。
四、有什么要提的建议或者想对他说的什么话吗?
答:其实……没那么讨厌你?好吧,对于你会帮助我这件事,我…表示感谢。不过也请你在对决时拼进全力?总是带着不想伤害他的心情而因此提心吊胆的可不行,白马探,你可是个侦探啊,但你对待犯罪的态度也太温柔了?温柔到让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狂妄恶徒也手足无措的四处躲蹿。
漂亮的钢笔在指尖打了个转,黑羽拿过右边女孩的修改液把刚写好的答案全部糊上。吹了几口气让它快点干。
答:没有。




*

白马终于因为普遍的好评而连任二年级B班的班长,而黑羽因为填写的答案太简洁又有大片划改而被内山叫去重填。
白马探看着他笑的七分无害三分同情,只有黑羽看得出里面掺杂着的幸灾乐祸,拿着刚从老师拿接来的表格就往他俊俏的脸上糊过去。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