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温半凉

咕咕咕咕咕
Lof密码平均每半个月忘一次

身体互换的七天

今天的一切都不正常。

从他睁开眼看到的是吊挂在天花板上的印有白马花纹的吊灯起就觉得有古怪了,但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如他的青梅竹马所说睡太多真的会变白痴,在黑羽快斗干瞪着天花板沉思20秒钟翻了个身后居然又睡着了。

我们的小偷先生总擅长找各种理由来安慰自己,比如有一次在他睁开眼睛时他还看见了他已经过世八年的父亲像他小时候一样坐在床边,满脸慈爱的看着他愣住眼睛却又有些潮湿的儿子,提醒他该起床了。是的没错,都是梦,再睡一次一切就都可以解决了。

但精神再迟钝,嗅觉还是灵敏的。被窝里一股假洋鬼子的味道再搭上他黑羽快斗的起床气简直可以让他暴怒到把天鹅绒的被子整个撕烂。

“等会,这是怎么回事,这不是我的身体”

瞪大了眼睛看着镜中同样惊讶到极点的人,他现在都想像青子看到蟑螂一样尖叫出声,但是他没有,镜子里的这个人一定会看他的笑话,好吧,确切说是原本这张脸的主人。

“白马探!!”胡乱的掏出手机,没有多余的功夫思考自己的号码为什么会是通讯录中的第一个。没有目的也不是质问,张口就喊出这个名字,他真的从没遇到过这种情况。

“早上好啊,黑羽君。”
上帝,一定没有什么比这个更糟的事情了。他听着自己的声音从手机那边传过来,一时间竟不知道从如何开口。

“……这是什么情况!”咬牙切齿的声音。

“如你所见,我在你的身体里,黑羽君。”白马探也正在对着镜子,一边打电话一边用手揉着乱蓬蓬头发,他承认很早的时候就想这么做了。一脚用力蹬着桌子,转椅在房间里三百六十旋转着,不紧不慢的调侃“你说我晚上要不要发个预告函再替你偷偷宝石?”

“都说了我不是基德,等等!我是在问你这是这么回事!是不是你又收买了小泉故意来整我?!不要解释!别动我房间里的任何东西!我马上赶过去,如果被我发现有一个物品挪了位置我保证一定用刀子剃光你的茶色波浪卷!”

“……这可真过分。”

开玩笑,呆着别动?那他就不是白马探了。

收好电话,白马探托着下巴像一个饿到极点的人盯着一盘烤好的火鸡般来回审视着这个房间。从白马宅到这里还有一段时间,他认为自己有足够的时间来找出黑羽快斗就是怪盗基德的证据。

嗯,基德的海报,各类的有关基德的杂志,还有报纸,谁告诉这个基德的手办是哪里来的??白马大少爷在房间来回渡着步,这房间的每个物件都表示其实黑羽快斗其实也是个彻底的自恋狂——如果他真的就是那个不可一世的小偷的话。

白马探恰巧在墙上的那副黑羽盗一的挂画前停下,盯着画框的边缘的眼神就像只老鹰紧紧把自己的猎物锁在瞳孔里,身为侦探的直觉告诉他,这幅画一定有什么猫腻,一定。

缓缓伸出手,就在手指将要触碰到挂画时,卧室的门突然被打开了。

在白马探身体里的黑羽快斗用手撑着门框,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不…不许动!……白马探!”

真不错,这句话配上这场景真是诡异极了。

白马探啧了啧嘴,看着因为快速奔跑而大脑有些缺氧的人,“就算不是自己的身体起码也要爱惜一下啊,我可不是马拉松冠军。”

黑羽直起身调整了一下呼吸,一步步朝对方走过去,说实话这种眉头紧皱一脸吃瘪的表情搭上白马探的脸真是有种说不出的喜感。

站在对方面前,俯视。

……

……

为什么明明是我俯视他却有种自己被鄙视的感觉啊啊啊???

就在黑羽快斗习惯性的想要抓乱自己的一头波浪卷发时,手腕却被一股力抓住,眼前放大的是自己的面孔。不行……太近了,要贴上来了,混蛋,用自己的脸……

“请注意我的形象黑羽君,现在你可是白马探”

正经的表情却是调侃的语气,呼到脸上的惹气熏红了黑羽快斗的脸。

“谁管你啊假洋鬼子!现在,立刻马上从我的卧室里出去!不然我就去大街上跳脱衣舞你就等着上明天早上新闻的头版头条吧!!”

“我们一定要同归于尽吗黑羽君??现在当务之急不是先把我们换回去吗你怎么总是一副正处在青春期的小女生被偷看了闺房一样??”

“明明是你这家伙先私闯民宅!再不走我要报警了啊!”

“报警??把你自己轰出去还是把我的身体轰出去??”

典型的小学生吵架,你们几岁了啊两位?好吧,看来这事情要闹很长时间了呢恩。

中森青子上课难得这么不专心过,身边神情专注记着笔记的黑羽快斗和身后不顾形象呼呼大睡的白马探让她感觉黑和白在一夜之间就颠倒过来了,连让她适应的时间都没有。
 从白马探黑着脸推开教室门满教室询问着小泉红子在哪,然后黑羽快斗像在努力抑制着尽量不让自己爆发一边带着生人勿近的低气压拽着人的胳膊不断低声念叨着“注意形象!注意形象!”老天,不是他们疯了一定就是她中森青子疯了。
 “喂,青子,我认真的在问你,小泉她到底去哪了啊!”一下课白马探就冲了过来,在对这个问题进行深度思考之前她考虑的居然是一向彬彬有礼的白马大少爷竟然直呼了她的名。
 “不是告诉过你了吗白马君,红子她去夏威夷度假了,七天后才回来呢。”
 ……
 ……
 这是……炸毛了吗。青子一幅看到外星人般的表情看着白马探,然后似乎在他完全爆发前黑羽快斗就匆匆的把他带出了教室。
 “这是个阴谋!阴谋!什么时候去不好偏偏发生这种事情的时候才去!我绝对…唔唔!”
 还想要乱吼一通的黑羽快斗突然被白马探捂住嘴,然后看着自己皱着眉的脸在眼前放大,完全被对方压制在了墙上,这是第二次了“够了,黑羽。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等小泉回来,然后这七天之内不被任何人察觉。”
 “哈?你是说让我当七天的假洋鬼子学着你每天早上都喝苦味咖啡梳着没品位的波浪卷然后皮笑肉不笑的用一副好皮囊勾引女孩子?!”换做以前肯定不可能,但在白马探的身体里他很轻易的就挣脱了自己身体的束缚。
 “的确是这样黑羽君!如果你不想让全班都知道你穿着粉红色草莓胖次你就给我演好白马探!”
 “你!如果你敢说我就站在学校天台大吼一声‘我白马探是个装模作样的混蛋’!!”
 原本还想吵下去的两人在迎上内山的视线时灰溜溜的进了教室,眼神之间偶尔的碰撞还有些火药味。
 但他黑羽快斗才不怕他的威胁,白马的身体现在也在自己手里。但意料之外的,最后他还是后悔了。在用侦探的身份看着自己穿着那一身白衣在月下飞舞时,他承认跟白马探比腹黑他还是太嫩了点。
 鬼知道他从哪里搞来的这身服装,或许只是一模一样的仿品,或者是真的从自己的密室里偷的,但从报纸上看到基德预告函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麻烦大了。绝对不能让白马探用自己的身体被抓住,绝对!

黑羽快斗从怀里掏出怀表想把这个雕刻着精致花纹的镀金表砸到地上摔个粉碎,对于怪盗基德来说没有什么能比今天更糟糕的了。
 怪盗基德可没有强迫症这个对于侦探来说的职业病,没有烟雾没有华丽的出场,仅仅是像个报幕员一般念着‘现在是10点35分27秒,怪盗基德,参上’在他念出‘怪盗基德’这四个字时,因为不顺口,简直就像一个刚开始说话的孩童,尽管是在白马探的身体里他那时都想把头塞到裤裆里,这太丢人了。
 然后等他再回过神来时,展厅里的宝石就不见了,但他并没有太慌张,白马探是聪明人,他不会真的让自己落到警察手里,顶多就是吓吓自己,这是他的一贯作风不是吗。但黑羽快斗显然是高估自己的承受能力,或者说嘀咕了白马探的作死的能力。
 虽然名侦探有着聪明的脑袋,但作为小偷,他实在是个外行。从他偷完宝石开始撤离开始,黑羽快斗就发誓这一个月之内不会再发任何预告函了,帮白马探逃跑简直耗完了他一个月的工作量。
 “干这行一直你就没有好好勘察一下地形吗?你准备推开的那扇门除了加强的防盗网外没有任何保护措施,所以我敢保证正有一堆饥渴的警察等着你上钩然后扑上去!”
 黑羽快斗喘着气跟在白马探后面,像个指挥官一样跟他说话。对方却意料之中的一脸轻松,很好,他故意的,黑羽快斗知道,但他就是放松不下紧绷的神经,那是他的身体,现在却毫无反抗能力的任人摆布!
 “放松点黑羽君,保持一定距离,我知道你在担心我,或者说担心你的身♂体,但请装出你正在努力追捕我的样子,我不希望被人说‘白马探是怪盗基德的共犯!’,如你所见,这对我们两个都有好处”
 “很好!知道吗,我现在真的想知道莫名其妙出来冒充基德犯案的你脸皮究竟有多厚才能眼睛都不眨一下的说出这种话!…住手你这个英国佬,我是说你!不要拽我的脸!……嘿,看着前面……奥,好疼!”
 在白马探撞上前面的加厚玻璃时,黑羽快斗捂着眼和他一块叫了出声。
 “你的智商呢白马大侦探!前面的玻璃你难道没有看到!?你看你干了什么!用我的脑袋撞上去?!”
 “基德一直不是这样干的吗……我还以为你的脑袋就是为了让基德耍帅而生的呢黑羽君”白马揉着脑袋站起来,确定那帮呆瓜警察还没有追上来后,接上黑羽快斗刚才还没说完的话题“你问我为什么冒充基德?好吧我承认,捉弄你的确是一个主要因素,当然不是全部,我是说,为了体验一下,让我更了解你……的生活?”
 正在用专业工具顶破玻璃的黑羽快斗眼帘动了一下,手腕使劲一转玻璃就在那一瞬间哗啦一声碎了一地。
 他把他推到窗前,一向处变不惊的白马探也吓了一跳,下意识用手扒主窗檐,“你就这么想让我立马去投胎吗黑羽君!还是和你的身体一起!”在听到后面那句话时黑羽快斗发誓真的有那么一瞬间他真的像把他从窗户推下去。
 “滑翔翼,警察要追上来了!别告诉我你不会用!你刚才还想一口气撞破玻璃跳下去的!”
 “我以为那是基德的服装的自带功能的?”
 “我猜你的智商也是你除了脑袋以外的身体自带的!等等……你!”
 在他反讽完还没来得及眨一下眼,他就看见白马探在自己的身体里裹着白衣一跃而下,他感觉那一瞬间自己的心脏都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
 然后他就看见在夜空中张开了一双翅膀,黑羽快斗咬牙低骂了一声,该死,被人用自己的身体用自己的伎俩耍了,逊毙了。
 今天晚上可真冷,黑羽快斗慢悠悠的走回家,他并不在意因为没有滑翔翼而延长的回家的时间,他知道用滑翔翼会更冷,因为空气逆流而形成的风直往衣服里钻。
 在他快到黑羽宅时,他看见灯亮着,门前有一个穿着白衣服的人在等他。的确是白马探,因为在白马探身体里的黑羽快斗并不想住进他的家里,那豪华而空旷的房子让他很没有安全感,所以他们决定暂时先委屈一下,白马大少爷就搬进了黑羽宅住,虽然黑羽快斗一肚子的不情愿,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时,他总不能让自己的身体住大街,而且他们保证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
 “今晚可真冷,黑羽君,这身怪盗服套不下其它衣服,”白马探吐着哈气说,看着走过来的在自己身体里的黑羽快斗,然后恰到好处的,用黑羽快斗的身体,慢慢的靠到他的胸膛上,“我猜你每晚回来,都希望能有这么一个温暖的地方让你靠一会”
 他能感觉到对方身体的僵直,黑羽快斗也感觉身体要紧绷的断掉了,最后他一点一点,抬起手臂,有点生疏的拍上他的背,“我也一直想这样抱住自己……我现在算在吃你的豆腐吗”
 “不,确切说,是我的身体在吃你身体的豆腐”
 “……死开。”
 今晚或许并没有那么冷。

ヽ(゜▽゜ )-TBC

“……你,你你你你你!”黑羽快斗被眼前的景象羞红了脸,粗着脖子睁大了眼睛却半天憋不出一句话。

上半身已经完全赤裸,尽管已经不在那个身体,但视觉的刺激却让感官被电流穿透一般发抖。黑羽快斗一个箭步冲上前,按住自己,不,白马探预想继续脱下裤子的手,“假洋鬼子你要干什么!!”

而后者却一脸无辜,暖栗色的眸子依旧温暖温柔地像午后的咖啡,但在黑羽快斗看来却劣质的冒着泡泡,“当然是洗澡了?这么多天的折腾黑羽君的身体也需要干净了一下了呢”随后还附送一个大大的笑脸。

如果在平时黑羽快斗一定会毫不客气的一巴掌过去也不管那张脸如果被毁了会有多少女生哭,但在白马探身体里的他现在能做的只是诡异的扯着笑脸,然后两只手也扯住衣领颇有撕衫的架势。

“你敢动我试试”

……

……

如果现在有第三个人在的话一定会认为这两个人是疯子。

……

……

“黑羽君是要比赛谁脱衣服的速度快吗?”

“我不止要脱衣服我还要自拍你就等着上明早日报的头条吧!!”

听到人已经这么说一向以绅士风度自居的白马少爷终于停了手,就在黑羽快斗暗暗送了口气时,对方的手却已经攀上了自己的脖颈处,一颗一颗地解着扣子。

黑羽快斗反射性的向后一缩,“……你又要干啥!”

“不像黑羽君,我平时可是很爱干净的,不能碰你的身体的话,我碰自己的总可以吧?起码身体换回来的时间我不用第一时间冲进就消毒室”

“……我可以帮你”

“但黑羽君都不让我碰你的身体“

……

再把画面切换到浴室两个大男人一起洗澡的场景,一个僵硬的坐在板凳上大气不敢出,而身后的男生却满脸愉悦的给人擦着身子,细致到每个地方。

“放松点,黑羽君,又不是你的身体。”

……但你是在用我的身体在做这些事啊?!!

在白马探睁开眼时黑羽快斗就不见了,他从卧室一路找到客厅都没看到人影,大概是出去了。

他抓了抓自己现在的一头乱毛,准备去厨房找点点心填饱肚子,今天是他们住在一起,或者说躲在一起的第六天,他不知道魔法会在什么失效,但小泉红子在明天就会回来了,只要再挺过这最后一天就可以当面让恶趣味的魔女亲自解除这个并不好玩的恶作剧。想到这里白马少爷不禁轻松了不少,再这样下去他白马探的形象就真的要被黑羽快斗毁灭殆尽了。

刚打开冰箱的门,短信提示就响起来,一开始并没有在意,但在白马少爷把最后一口鸡蛋松饼松到嘴里后,又响起来的提示音已经是这半个小时之内的第五次了。

保持着良好的绅士作风,他滑动手指翻看着信用卡的支出记录,笑容很好的掩盖了额角的青筋。

从小受到良好教育的白马探并没有像黑羽快斗那种喜欢穿女装的恶趣味,因为为了整整某个小同学而自己穿女装这种事一开始他还是有些心理压力的,但一想又不是自己的脸和身体,窘迫的感觉很快就被抛之脑后了。

在黑羽快斗家翻到女装并不是什么怪事,一句工作需要不论是什么怪癖都可以说的义正言辞。这件女仆装是一些咖啡厅比较常见的那种,黑色蕾丝边的短裙搭配白色的花边围裙,而且不得不说黑羽的身体穿起来没有一点不舒适和违和感,怪盗基德的确有变装成女生也不会被发现的身体优势。

白马探换好就打开手机的拍照功能,准备留下些那个人的把柄,然而就在这时,门开了。

黑羽快斗一开门就楞在原地,手里拎着的大包小包的零食就这么掉在地上,好一会才憋红了脸一边大吼着:“白马探你这个变态!!”

一边冲过去抢手机。

没有反应过来的白马探就这样被他扑了个正着,摔倒的一瞬间手指过手机屏幕,白马少爷扑倒穿着女装的小同学的照片就这样戏剧性的诞生了。

黑羽快斗有点恼羞成怒的压在白马探身上,对方那身女仆装因为两人的动作变得凌乱不堪,黑色的蝴蝶领结不知道什么时候脱落了,领口大开着,他竟然看自己的身体看的羞红了脸。

“白马混蛋,你什么时候也有女装癖了我怎么不知道有本事等身体换回去再穿啊!!”

“并不是我,有女装癖的是黑羽君你的身体,不知道为什么……在黑羽君的身体里潜意识就想穿女装……你该不会是被诅咒了吧?”

咒你个大头鬼啊!!

黑羽快斗还想反驳什么,但门口突然传来东西掉落的声音打断两个人的争吵,他这才想起来自己刚才进来时连门都没有关。

两个人就这样保持着诡异的姿势看向门口。中森青子看着他们满脸通红,地下是撒了一地的便当。

“青子……!”

“对不起打扰你们了请继续!!”没等黑羽快斗开口,女孩转身就跑,脸红的像是刚刚目睹了一场现场的AV。

继续你妹啊!!!

“喂青子等等你误会了!!”黑羽快斗刚想从白马探身上起来,但突然力气好像被抽走一样又重重压回去,眼前天旋地转。

等再睁开眼时,他已经被压的动都动不了,眼前是白马探放大的脸,(等等,我能看到他了?)黑羽快斗试着活动了一下手指,而且感到两腿之间在漏风,是换回来了没错!但还没来得及高兴,他就突然想起来自己现在还穿着那身该死的女仆装,看着同样刚刚换回自己身体还压在自己身上的白马探,他恼羞成怒的一拳打过去。

“混蛋白马给我从我身上起来!!”

-全文完-

评论(12)

热度(171)